周叶书

我曾惊鸿一瞥这个世界的奇迹,它悄无声息,写着你的名字。

【全职高手】【周叶】Marvelous 1 (哨兵向导paro)

※略奇怪的哨兵与向导paro

※为了日

————————————————

1

 

不甚高档的小酒馆挤满了人,酒保与客人说话都要加大音量才能让彼此听清。一杯又一杯黄澄澄的大麦酒不断传递,浓郁酒香稍微冲淡了这间小酒馆里满溢的酸臭味。一铜币一杯的大麦酒是底层群众负担得起的消遣,这样难得的休憩时光,粗野大汉们也就不计较拥挤的环境和到处都是的汗味。

酒馆门口挂着一个小铃铛,本来如此喧嚣的酒馆,应该会将铃铛响声掩盖,不想在酒馆门帘被掀开的瞬间人们居然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

甫进来的青年停顿了一下,静静环视一周,才往呆愣在原地的酒保走去。直至青年站在酒保面前,手从后者衣兜里掏出一枚铜币,整间酒馆依旧鸦雀无声。

在这样残旧又满是粗野汉子的小酒馆里,突然出现一位如传说中的精灵那般优雅又俊美的青年,美与丑的强烈对比让人们都屏住了呼吸,像是怕惊扰到误入人间的仙灵。青年有意压抑自己的精神力量,并不想给普通群众造成影响,但效果明显不太理想。人们在被他的外貌震惊过后,青年太过强大的精神力量不能被完全控制,空气中那股无形的力量压得他们呼吸困难。

青年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产生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在他越接近目标时越明显。

他皱了皱眉,压下心中不断加重的疑惑,从怀里拿出一个银币,对面前的酒保说:“交换。”

一银币换一铜币,这交易,怎么看怎么傻。

在那美如画的青年离开后,酒馆的人们才纷纷议论了起来,不外乎是“长得这么好看却是个傻子”等等。

五感比常人发达得多的青年,在非自愿情况下也能听到非常遥远、非常细微的声音。他握紧手中的铜币,将纷杂入耳的声音屏蔽。这一技能只有顶级哨兵才拥有,暂时性减弱某一感的过强感知,使其进入正常人状态。

他看着已落下的夕阳,金灿灿地映衬着即将入夜的奥玛尔小镇,街上熙熙攘攘的旅人也仿佛被带上一层余晖,更远处的奥玛尔山沉默在光里。

青年知道,这座沉默的火山很快就会爆发。

而火山爆发之后,他将会再次失去目标的踪迹。

联盟的天象师只能预测出奥玛尔山的活跃期,具体的爆发日子还是要看天意。小镇里满是为了这一年一次的火山活跃期赶来的游客,奥玛尔小镇的旅游季成为许多势力聚集在此的掩护。

青年所代表的轮回公会便是其中之一。

各大公会为的是火山爆发后出现的稀有怪物——落日猎人,在荣耀联盟里他们是同事也是对手,猎杀怪物后得到的特殊材料就各凭本事争取了。不过青年出现在此并非为了特殊材料。

他手心闪现银黑色相间的轮回徽记,一只拳头大小的黑豹从他风衣里钻出来,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人群中。青年用他的精神向导给驻守在奥玛尔小镇的轮回小队送去消息,目标的危险性他很清楚,以小队当做支援,成功捕捉目标的可能就高一些。

铜币上只微弱残存目标的一丝气味,淡得几乎不存在。这一路,他追踪着目标触碰过的所有,凭着这份若有似无,一直来到奥玛尔小镇。这任务,青年知道现今荣耀联盟里,只有他做得到。

那抹淡到快消失,却深深印在他心里的味道,只属于那个人。

也只属于他。

目标,是他的前辈。

是他爱慕却不能言明的前辈。

 

+++

 

这片大陆遍布稀奇古怪的生物,人们把他们叫做怪物。这些普通又平凡的人们,大部分都不知道,在人类世界里也有这么种古怪的存在——五感高于常人的特殊人类,他们被称作哨兵。极高的战斗力,强大的精神力,甚至能预知未来。以荣耀塔为核心的荣耀联盟收纳着这个世界所有在编的哨兵与向导。

对了,与哨兵相对的特殊人类也被筛选了出来,被称为向导的他们,拥有很强的共感力,能够分享哨兵过强的感知能力,使之从失控边缘回到可控范围。一般情况下,荣耀塔会将未自主配对的哨兵和向导进行强制配对,两人共同出任务以保障双方以及普通群众的安全。

周泽楷是个例外。

身为轮回公会首席哨兵,同时又是全联盟最强哨兵之一的周泽楷,在荣耀塔里就没有自主配对向导,直到他来了轮回也依然是孤身一人。因为他自身体质太过于特殊。哨兵通常会能力过载而失控所以需要向导的帮助,而周泽楷从哨兵能力觉醒开始就不曾失控过,他的五感非常强大,却能控制在安全范围内。因此,即使周泽楷没有向导,荣耀塔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荣耀塔早该习惯了。

周泽楷不需要向导。他如果需要,那就是灵魂伴侣,不会拘泥于是向导还是——哨兵。

是的,他所爱恋的,所倾慕的,是另一个强悍如神祗的哨兵。

他们不会形成哨兵和向导那样永恒的精神结合,他们只有错误发生的肉体关系。

但对周泽楷来说,即便那是错,只要他乐意,错又如何。那个人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那没关系,他就要让这肉体关系延续一生。

接下荣耀塔这份秘密任务,周泽楷有着自己的私心。

他必须第一个找到他的前辈。

手心的轮回徽记闪烁着,周泽楷再度感觉到精神力的急剧上涨。

体型修长优雅的黑豹已变回原本大小,暗卫般如影随形着,感知到主人精神力的不稳定,它警觉地看向黑暗中的某处。

他知道,自己距离前辈越来越近了。

荣耀塔给的任务说明里,除了斗神叶秋擅自脱离荣耀塔控制外,还有那人监守自盗的罪责。说明里称叶秋带走了一份特殊材料,那材料能引起哨兵强烈的精神力反应,因此必须活捉叶秋。

这当中的因果关系,细想根本漏洞百出,周泽楷从未相信过这份说明,他只相信叶秋前辈。

只相信他自己的眼光。

他的感知力还在不断加强,侧面印证叶秋身上真的带有那特殊材料,不过越是这样,他的心情就越是沉重。对他来说尚且如此,那么对同样是哨兵的叶秋来说,过强的精神力也会同样让斗神失控。虽然叶秋和他一样体质特殊,不需要向导,但感知过载而且不能控制住的话,情况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奥玛尔山在夜里显得愈加神秘与宁静。

黑豹突然朝火山口疾驰而去。

周泽楷收敛心神,他让轮回小队守在山下,叶秋精神力很强,可以说比他还要强大,轮回这一支小队仅仅是接近奥玛尔山,估计叶秋就能感知得到了。他之前就压抑着自己的精神力,一枪穿云的力量没有展示出来,一般哨兵发现不了他的靠近,叶秋当然不是一般哨兵。

更何况,就如同他能凭借那淡若无物的气味追踪到叶秋,叶秋也能感知他的存在,清清楚楚的,仿佛超越时空那般。

拜那场不该发生的性事所赐。即使没有精神结合,他们之间也撇不清了。

明明一路上都会抹掉自己存在痕迹的叶秋突然之间不再隐藏,这让周泽楷心底一沉,莫不是叶秋前辈已经失控,无法维持理智了?

这一夜,无月。

星光便显得特别明亮。

黑豹在距离火山口百尺处停了下来,弓起背脊朝着那抹黑影呲牙。

对方的精神力和它主人一般强大,黑豹只隐隐约约感觉到那是引起它主人精神力不稳定的元凶,它无法太过于接近,但呲牙表示威胁还是做得到的。

周泽楷比他的精神向导慢一步,他现在每前进一步就需要耗费更多的注意力来控制接近超载的精神力,一枪穿云的力量已被全部激发。也许他该停下来,也许他不该再接近了。他是神枪手,擅长远程攻击,目标没有移动,没有反应,他应该直接开枪封锁叶秋的退路。

但他没有。

对方披着一件灰色斗篷外袍,就那样安静地站在火山口边上,背对着身后不断逼近的青年。

周泽楷不开枪不是因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是他的前辈,实在太不对劲。叶秋身上的精神力不是一叶之秋。他早该感觉到的。

那力量类型似乎一直在变化,从周泽楷熟悉的战斗法师慢慢变成神枪手,这让周泽楷十分震惊,都快赶上他得知叶秋逃离荣耀塔时的震惊。叶秋精神力的变化速度随着周泽楷的接近,变得越来越快,那股让一枪穿云不稳定的引力却慢慢趋向于平和。周泽楷甚至觉得一枪穿云开始平静了下来。

这是哨兵能力被引导和分享的模式。

一只体型比黑豹小上许多的白色小东西从叶秋外袍底下钻了出来。

小东西跑向黑豹,周泽楷看着自己的精神向导瞬间从警戒状态变得温顺,待小东西走近,他才看清这是只通体雪白的小豹子,额上还有着和黑豹一模一样的闪电纹路。

“叶秋……前辈……”

叶秋听到周泽楷叫他才转过身来,明明是和往常没两差的神情,轮回王牌却觉得有些异样。

“还真是小周你啊……”

语气里似乎有些无奈,还有些感慨?

听得周泽楷愈加疑惑,感觉到一枪穿云不再濒临失控,周泽楷大步迈向叶秋,走得越近他的精神力就越稳定,一直走到叶秋面前,他的表情才从疑惑变回冷静,紧接着一个狠狠的拥抱消除了两人的距离。

叶秋整个人僵硬在青年怀里。

周泽楷的呼吸急促,像是在忍耐着什么,纷乱的气息吹在耳际,让叶秋觉得有些痒,他尝试着推开青年,却被更用力地抱住。

“行行行,小周你先冷静下……我知道你看到我也高兴,我懂我懂,他乡遇故知……”叶秋的脸微仰着,因这拥抱的姿势被强制搁在了周泽楷肩上,喉结撞上青年厚实的肩骨,说话也变得有些难受,“不过这抱得也太紧了啊……小周松手……”

碎霜上膛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夜空里显得特别响亮。

叶秋感觉到抱着自己的青年身形一顿,但隔着背脊瞄准自己心脏的枪口却没有丝毫颤抖。

“叶秋前辈……”周泽楷的声音冷酷得近似无情,“……在哪里?”

叶秋隔了许久,才淡淡地说了句:“呵。”

一个气刃炸在了周泽楷腰侧。

周泽楷急闪后跳,躲过了气刃却没躲过叶秋另一手的忍刀攻击。

一个哨兵的力量类型怎么能同时是枪系、格斗系和暗夜系?!

看到周泽楷满脸的不可置信,叶秋笑了。

 “看来你对‘叶秋’真的非常了解。”他将新精神力的拟态武器哗哗变成长矛,魔法炫纹在脚下浮现,脸上虽然仍旧在笑,心里却一阵复杂,“没有开枪的你还是太嫩了啊,小周。”

周泽楷患得患失了。

在接近奥玛尔山时就有种古怪的感觉,在见到叶秋之后这份古怪就更甚了。失去原有哨兵精神力,却拥有向导能力的叶秋,实在不在他任何一个预想中。何况眼前的这个叶秋,并不止是向导,他同时仍是一位哨兵,简直是奇迹。

直觉告诉周泽楷,叶秋不是叶秋,即使这幅模样、这具身体看起来感觉起来都是他的叶秋前辈,他依旧觉得哪里不对。也许被这个叶秋说中,他的确是太嫩了,才会因为心底那丝隐约的不安而没有动手。

“哥可不想和‘你’打,毕竟我们不熟。”叶秋瞅了眼深渊一般的火山口,“回去再虐你。”

就算知道这个“叶秋”可能是假的,但同样的脸同样的神情说出“我们不熟”这话,还是让周泽楷胸口一阵钝痛。

“你不是……”青年咬唇,握住双枪的指节都用力得有些发白。

“呵呵,你觉得我不是叶秋是吧?”叶秋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带着锐利,似笑非笑地说,“实话告诉你吧,我既是叶秋又不是叶秋……我真名叫叶修。”

仿佛一瞬之间,从山体内传来强烈的震动,炙热的岩浆即将喷涌而出,红光已经照亮了奥玛尔山头。周泽楷看着那人将战矛转变成机械旋翼,飞到浓烟滚烫的火山口上方,他还微笑着对自己挥手,好像他们还会再见似的。

好像这种行为不叫寻死似的。

周泽楷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在往脑袋冲。无论是真正的叶秋还是伪装的叶修,他都不能接受前辈在自己面前消失,死去。就算他们是战斗种族也不代表能与自然力量抗衡,能躲过火山岩浆的灼烧就是极限,所以哪怕面前的人不是叶秋,周泽楷也做不到袖手旁观。爆发力惊人的轮回王牌在移动速度上也是顶尖,他竭尽所能地想要抓住对方,却只抓到斗篷的最边缘。

地下、山心持续不绝的轰鸣割裂了那人的话——

“傻小子。”

那是几乎听不见的低语,眼看那身影即将被火山灰掩没,周泽楷不甘心。

就在这一刻,汹涌的岩浆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似有着无限吸力,将处于热浪中的两人席卷得一干二净。


TBC

评论(9)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