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书

我曾惊鸿一瞥这个世界的奇迹,它悄无声息,写着你的名字。

【全职高手】【周叶】Marvelous 2 (哨兵向导paro)

2

 

叶修被时空裂缝颠得七荤八素,落地时都没站稳,直接在黑暗中滚落到底。

腰部在混乱中撞到一块凸起的石料,这冲击力,这部位,让很耐痛的叶修也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还没等哀嚎结束,叶修就听到自己上方传来咕隆咕隆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有什么要掉下来的样子呢。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想到自己是怎么掉下来的,他挪动剧痛着的腰,稍微闪避了下。果然上头以加速度飞快滚下来的物件撞上了那个弄伤叶修的大石头,发出很大的,咚的一声。

物件没动静了。

叶修环视四周,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他还能看得这么清楚,很明显,时空裂缝还是没把他送对地方。而上一个地方,是奥玛尔山的火山口。

等等,奥玛尔山?!

那这个跟着掉下来的岂不是?!

叶修顾不得腰疼,他咬咬牙就扑到前面不动的物件边,一边小声念叨着“你可不要死了啊”一边去探查对方的气息。

还好,虽然非常,非常的微弱,好歹还是有呼吸的。

好个哪门子好。

叶修懊恼地拍了下脑袋,他躲什么躲呢,再被撞一下腰也好过看着周泽楷血流不止。

时空裂缝会自动吞噬强大的事物,比如任何自然力量,各种奇异怪物,还有特殊人类的精神力。穿过时空裂缝的哨兵与向导都会被吸走大量精神力,可以说是绝大部分精神力,因此也不能怪他和周泽楷会撞到石头了,也亏得是他们这种顶尖的哨兵才能活下来。

周泽楷比叶修倒霉,叶修只是撞到腰,他是撞到了脑袋。

虽然精神力被大量夺走,叶修身上的君莫笑还有着丁点作用。他用仅剩的力量给周泽楷上了个小治愈术,止住了后辈头上像是不要钱一样拼命往外流的血。

接下来只能靠周泽楷的意志了。

叶修放开自己的五感,找到通风位便将失去意识的青年移到了该处,自己也跟着靠到周泽楷边上,以便随时查看后辈的情况。这一好好坐下,腰部的疼痛感就更加强烈了。叶修深刻怀疑自己撞到了筋骨,坐了一阵子还是太疼,他就趴到地上,依然是在周泽楷身边。

叶修现在的身体复原能力很强,所有的哨兵身体素质都很高,即使没有牧师的加强治疗,哨兵也能比普通人痊愈速度快十倍。所以叶修也就这样趴着,等身体自我痊愈。君莫笑消耗过大,暂时已经用不出来了。

他舔了舔嘴唇,无比想吸烟。

从来到这世界就没吸过烟的叶修,此时此刻在后腰的疼痛攻击下,再加上他隔壁这个一醒来估计就要对自己严刑逼供真正的“叶秋”在哪的青年,就让他更加想吸烟了。

周泽楷也不算完全说错。

在这里的叶修并不算是真正的“叶秋”。外表、体质和能力全都和原来的叶秋一样,只是这壳子里面的灵魂就难说了。叶修在国际赛后的庆功宴上被灌了一杯酒,醒来就发现自己不在原来世界,处于一个说起来和荣耀游戏还有点类似的平行世界里。

一开始,叶修认为自己是穿越了。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这个身体不同时期的记忆就会按某种规律,强制灌入叶修的脑子里。有时会是某一天,有时会是某一年,这些记忆画面就跟做梦一样,让叶修每一天醒来,都会比前一天记得更多的事。

原本只会玩游戏的宅男叶修逐渐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则。随着记忆的苏醒,叶修慢慢掌握了精神力的操控,还有向导能力的应用。这也是孽缘啊,他试验向导能力的对象就是旁边这个青年。他在另一个世界的人际关系大部分都能直接套入这里,比如他之前是归属于嘉世公会的首席哨兵,比如每个大公会的首席哨兵和他的关系。就比如周泽楷,居然还是“他”的后辈,和另一个世界一样。

也许还是有那么点不一样。

另一个世界的周泽楷可不会那样拥抱他。

叶修眯起眼盯着隔壁青年的脸,对方一脸血静静地躺着,他用衣袖给周泽楷随意抹了把脸。

这个“叶秋”的身体和周泽楷有关系,叶修在周泽楷踏入奥玛尔小镇时就有感觉了,他的向导能力因此活跃。这里的“叶秋”明明是个哨兵却有着向导能力,他来到这个世界时,“叶秋”已经脱离了荣耀塔控制,而相关的记忆还没梦到,叶修也无法得知其中缘故。但他知道,向导能力会活跃是因为向导与其配对的哨兵有着深层次联系,不是精神就是肉体。

周泽楷和“叶秋”不是精神伴侣,那就说明……

想到这,叶修又看了眼隔壁的人。

他仔细搜索能回忆的部分,关于这个世界的周泽楷,他了解的不多。

恋人?还是炮友?

他想不起来。以前的“叶秋”是哨兵身份,所以他们没有进行精神结合,当然现在也不会。

叶修把视线从周泽楷脸上移开,决定不管这个世界他俩的实际关系,就把对方当另一个世界的周泽楷来看好了,他熟悉的是那个后辈。不过这个周泽楷看起来不好应付,要是这小子醒来要和“叶秋”这样那样,他有些担心自己拒不拒绝得掉。实话说嘿我不是你的叶秋前辈就放过我吧会不会被对方当作是他要逃走的借口,就怕这小子不听解释。

毕竟他和这个周泽楷不熟,实在不好把握。

叶修又想到那个世界的周泽楷,虽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的性格还真有些相似,不如说这边的周泽楷更像那边的一枪穿云。

……不管像哪个,其实都是周泽楷啊。

 

+++

 

周泽楷觉得脑袋嗡嗡地疼。

幸亏他易脸红,庆功宴上才喝了那么一点点红酒,就脸红得跟番茄似的,又加上他几乎全程在发呆,大家都以为他醉得很厉害,反而没灌他酒。最后剩下他和不喝酒的张新杰,还有那两个只灌人却没人敢灌她们的苏、楚妹子,把醉醺醺的其他人送回房间。

他记得他最后送的人是……叶修。

虽然他没有喝醉,但送到叶修时酒劲还是上来了一些,给叶修盖好被子的他好像没撑过去,倒前辈身上睡着了。

周泽楷猛地睁开眼,漆黑一片。

糟了,未经同意就跑去别人房间睡觉,这不太好。周泽楷一下子清醒了,而且他还是压着叶修前辈睡的。

他坐起来的动作太猛,脑袋又嗡嗡地疼了起来。这感觉太陌生,他以为这是酒醉后遗症,一摸头发现满手都是血。

血?!

他觉得脑袋更疼了。

不对,为什么他在黑暗之中还能看清这是血?!

“小周?”

周泽楷听到身边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血管突突地跳。

是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撑着地动作怪异地坐起来,离周泽楷很近,近得他们两的肩头都碰了下。周泽楷眼睛都不敢眨,看着叶修对自己伸出手指,抹去了他脸上的血迹。

“别激动,你伤口又裂了。”慵懒的声音带着不可思议的宁神作用,叶修给周泽楷连上了几个小治愈术。

君莫笑的牧师技能如黑暗中的一道光,照亮着这不小的窟穴。然后一闪而逝。

周泽楷仍在震惊中,却已经在脑海里疯狂地分析着眼下的状况。

这模样看起来像是在发呆。

叶修的精神力恢复得不多,他没想到周泽楷这么快就醒来了,不愧是这个世界最难消灭的顶尖哨兵之一,好样的。他在心里给周泽楷竖了好几个大拇指,面上反而不动声色。看周泽楷着恢复力怕是比他还要快,待会要是打起来,半个伤残人士的他估计打不过。这窟穴他在青年昏迷的时候就感知到出路,分岔路极多,到时趁周泽楷不注意随便选一条路逃跑就好。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况他也不想和这个周泽楷烧。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好一会儿。叶修和周泽楷维持着大眼瞪小眼的对视。周泽楷想了好久,还是没能想明白他怎么会和叶修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难道是在做梦?但这梦未免太疼了。额上的伤口火辣辣地痛,告诉着他这不是梦。

叶修也在疑惑,怎么这小子脑袋伤了就变呆了?

不会是失忆了吧?

叶修想到这一点可能,嘴角微扬,又很快地把笑意压下。

虽然存在时间极短,但这抹笑还是被周泽楷捕捉到了,他一边想着前辈笑什么一边想我怎么能看得见。于是他也下意识地露出微笑,这是他的习惯。

反倒是先笑的叶修看到周泽楷傻呼呼地跟着他笑,有些不太自然。他轻声咳嗽了一下,问道:“小周,你记得我是谁么?”

“前辈?”周泽楷一下子就明白了,从他满脑子的血到叶修说的话,种种迹象都表明,叶修可能以为他失忆了。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就握住了叶修的手,说道:“我没失忆。”

叶修跟着周泽楷的动作,把视线从青年脸上转到了他们相握着的手,又转回后辈的脸上。

得了,这小子为了防止他跑掉还直接抓人,以为对方失忆就可以拍拍屁股跟人拜拜山水别相逢的叶修失望了。

不过这反应,这态度,比撞到脑子前温和许多。

这样还比较像他认识的周泽楷。

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就跟前辈牵手的青年脑袋又有些发疼。其实他脸也红了,只是满脸没擦干净的血迹掩护了一下主人的害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捉住叶修的手,就好像这是很自然的事一样,这会儿明明没事也没有松手。

叶修一直看着周泽楷,发现后辈被他看着看着,伤口又开始流血了。

“小周。”

“嗯?”

“我精神力真的不多了,你瞧我自己的腰都没去治,力量全花到你身上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别再想太多好吗?”叶修十分无奈,小治愈术虽然疗效不高,但还是能愈合伤口的,周泽楷这不停地好了又伤,饶是耐心极好的他也有些扛不住,“而且你想破脑袋也不会明白的。”

五感强大的哨兵即使只是思考也会全身血脉偾张,周泽楷想得太多太乱,头上的伤口便不能完全愈合。叶修知道他肯定满腹疑惑,微凉的手心印上青年的额头,他把君莫笑好不容易恢复的最后一点精神力都用掉了。

然后身体发软地往前倒,周泽楷连忙抱住他。

“我以后会告诉你一切的,你现在别想了……”叶修呢喃着,在青年怀里闭上双眼,“……乖……”

周泽楷连忙探了探,发现叶修只是昏睡过去,僵硬的身体才慢慢放松。

叶修又治好了他的伤口。周泽楷想,他不能再让前辈担心了。

所以叶修说什么,他就听吧。至少暂时听一听。

他背上叶修,往窟穴深处走。

消失在一条岔道里。



TBC

评论(12)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