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书

我曾惊鸿一瞥这个世界的奇迹,它悄无声息,写着你的名字。

【全职高手】【周叶】Marvelous 4 (哨兵向导paro)

4


叶修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便让周泽楷如同中了僵直弹那般无法动弹。

心跳如擂鼓。

周泽楷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就连自己的心跳也不能入耳。在那一刻他只能感觉到叶修的嘴唇,所有感知都集中在叶修身上,没有听觉,没有嗅觉,叶修的吻就像是毒药,麻痹他所有神丨经,只剩下特别敏丨感的触觉。

感觉屏丨蔽。

哨兵不受控丨制的信息素集中于两人相连的地方,在呼吸之间被向导带领接纳,逐渐构成包围他们的精神网络。主人精神力越强,精神向导力量就越强,由雪豹发起的意识墙增加了防御力,守护怪再一次拍打着它进不来的壁垒。

这能奏效。

叶修有些愉悦地眨着眼,舌丨尖又在后辈稍显干燥的嘴唇上舔丨了舔,让周泽楷的唇湿丨润得发亮,一如对方身后的雪晶。他像猫舔爪子一样,轻柔地舔shì着不能动弹的青年,引导着那不断生成的信息素化成精神力,汇入自己体丨内。这样的身丨体接丨触让叶修逐渐平息对哨兵力量的渴望,他打心底觉得这方法好,只是接丨吻,需时短,见效快,还没什么副作用,简直好极了。

至于周泽楷从身丨体到心灵都不能动,这不能算是副作用,顶多是后辈思想单纯。

没有关闭信息素的周泽楷想着什么,叶修全都能接收到。因叶修的主动而震丨惊得精神力激涨,五感信息素过载已经让他快要失控,这一切都在叶修吻下来的一秒内被向导力化解。

对周泽楷来说却好似一个世纪般漫长。

和叶修接丨吻了。

这六个字刷满了他的心墙。

自然也刷进了叶修的心里。

“这么震丨惊?”叶修有些好笑地看他,指尖拂过周泽楷的唇角,“这不是你所想的么?”

“……”

似乎有些晃眼,在周泽楷眼里叶修的笑容似乎要比满室的雪晶还明亮,让他只想抓丨住这明晃晃的宝物……想占有这笑意,占有,这人。

占有欲在那一瞬间喷薄欲出。

周泽楷惊讶于心底的欲念,身丨体却夺回了主动权。他从来不是易被控丨制的人,而更适合去控丨制局面,想破丨坏叶修的这份游刃有余,他一把抓丨住叶修调丨戏的手指,夺回被屏丨蔽的感觉。

“那不叫吻。”

周泽楷说着,信息素以紧丨握的双手为起点,拟态成闪着银光的锁链,将叶修与他自己牢牢锁在了一起,顷刻之间就改变了两人的位置,叶修被他压向洞壁。

他眼中有着沉默的坚定,叶修竟感知不到他此刻在想什么,看来这小子真的学习能力惊人,还是……这关闭信息素的能力他已经想起来了。周泽楷比叶修高一些,后者要微微仰着头才能与前者对视,明明是毫不示弱的姿态却让周泽楷觉得对方像是在索吻。

他便吻了下去。

不似叶修主导的轻丨吻,而是唇丨舌交丨缠,野兽般的噬咬。许是陌生,许是不习惯,青年上来便磕到牙齿,似乎要把叶修嘴唇撞出丨血来,然后把那柔丨软的双丨唇当做果冻咬着,鲁莽得来又像是有计划有目的,搅得叶修有些无奈,一想要抵丨抗手上的锁链就愈发紧扣。

他紧挨着叶修,小声地说:“……这才是吻。”

“唔!”

叶修被咬得生疼,轻声叫着,只是声音还没完全溢出喉丨咙就被堵了回去,周泽楷舌丨头探进去,横冲直撞,缠上叶修的就不放,生涩的吻带着年少气盛,不管不顾地侵蚀着年长者。两人贴得很近,这样的深丨吻让彼此都起了些暧昧反应,周泽楷膝盖往上一顶,大丨腿隔着衣物磨蹭着叶修的。在青年把手伸到叶修衣服里,摸索着底下的肌肤时,叶修眼神一变,狠狠咬住在他嘴里肆虐的周泽楷。

血的味道,是引丨诱,也是警戒。

眼下不是能继续下去的环境,不管哪个世界的叶修,都始终是周泽楷的前辈,将后辈从失控边缘拉回来,算是责无旁贷。

叶修咬得很狠,足以让周泽楷从欲丨望中稍微清丨醒一下,虽然两人的神情都带着隐约的情丨欲,可叶修眼里总归是比周泽楷多一份清明。

一直都如此。

亲丨吻比普通的肢丨体接丨触带来的精神标记更为深刻,这会让哨兵产生占有欲,不过这程度的欲念还在可以控丨制的范围,周泽楷刚才的反应却显得他深陷泥足。

叶修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向青年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点不解,“你到底想起了多少?”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实际上什么也没想起。他应该想起什么?

他并不是原来的“周泽楷”啊。不过能看到叶修费解的表情,让他有些难以解释的愉悦,总是运筹帷幄料事如神的叶修前辈,也会有因他而困惑的时候。这可真是非常,非常新奇的感受,虽然这里的“叶修”也不是他了解的叶修。

一股比之前的愉悦更难以解释的失落爬上心头。

青年沉默着。叶修似乎已经习惯了青年时不时的走神,他握住周泽楷的手,将对方的手摆成手心朝下的动作,从指尖送入一丝来自对方的信息素,手心的轮回标志便闪着光出现了。

一头皮毛黝丨黑光亮的黑豹慢慢现形,大猫的额头刚好顶在周泽楷的手心,蹭了蹭。

周泽楷圆睁着眼睛看它。

黑豹没有和主人过多地黏丨腻,它只是蹭一蹭便咻地穿出意识墙,站到了雪豹前方。黑豹是周泽楷的精神向导,无法开启意识墙,它也只会向前冲锋,保护主人,以及身后这只和它差不多大小的同类。

泥状的守护怪咕噜着要往黑豹身上扑,黑豹速度比它快了四五倍,它额前的闪电纹路并不只是装饰,一枪穿云的精神向导也和主人一样,有着比其他哨兵更快的速度,更强的攻击力。它一个反身跳跃,利爪穿透守护怪,直丨插地面,怪物咕噜的声音更加大了,泥浆般的身躯想要往远离黑豹的地方逃散开去,却被雪豹另外构筑的意识墙围剿。

是的,雪豹在为叶修筑起防御意识墙之后另外又构出一个守护怪暂时无法突破的包围网。这需要主人提丨供更多的精神力,在跟周泽楷亲了个热火朝天之后,叶修收到的信息素可是多得能让雪豹发挥不止是防御的能力。

周泽楷就那样有些发愣地看着意识墙外的非丨人类生物战斗,叶修推测他肯定没想起精神向导的战斗方法,就拿出怀里的那枚雪晶,搁到周泽楷手心。雪晶自带的微光和周泽楷掌心银色的轮回标志相映成辉,周泽楷转过脸来一脸迷茫地看他。

“用你的本能,吸收它。”

周泽楷闻言下意识握紧雪晶,再张丨开手的时候雪晶已经消失,只觉得有源源不绝的能量在他身丨体里毫无章法地冲撞,那股冲劲让他不受控丨制地俯卧在地,拳头紧丨握,用丨力得青筋毕露。叶修蹲下丨身,他那双好看的手覆在青年身上,轻柔地抚丨摸过后辈的脸,脖颈,最后停在对方的手上。

向导的触丨碰能减轻哨兵负丨面疼痛感。一枚雪晶的精神力足以让周泽楷力量恢复正常,只是这突如其来的能量灌入会让哨兵身丨体产生一定的抵丨抗性,周泽楷需要将它们全部转化成一枪穿云能使用的信息素。

叶修安抚梳理着周泽楷体丨内胡乱行走的信息素,引导着一枪穿云吸收转化。在那两头豹子将守护怪咬得四分五裂时,周泽楷终于吸收完雪晶的能量,体力透支昏过去了。

黑豹有些留恋地看爪下的怪物,但它没有办法,在周泽楷失去意识的那刻,它就消失在空中,只剩下雪豹哼哧哼哧地吞丨食着守护怪残骸。

源于雪晶的守护怪属于精神力攻击怪物,对哨兵和向导没有实体伤害效果,反之亦然。不过他们一旦被精神力怪缠上就会被吸走力量,那份力量就会被凝聚成新的雪晶嵌在墙上。所以一开始守护怪会朝着他们袭来,并不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吸食能量。周泽楷凭着本能躲开了危险,但他没有精神力怪的概念,还是要靠叶修来主导。

他们两人经过时空裂缝,虽然有过一小段时间的歇息,但精神力依旧虚弱,难以真正调动一枪穿云和君莫笑来战斗。只引来一只守护怪的话,靠两人的精神向导足以对付,这样叶修就能帮助周泽楷吸收掉雪晶。至于叶修自己的君莫笑,一枪穿云恢复的话,他们再接几个吻,信息素就能彼此分享,不需要再多费力气去弄多一枚雪晶,打多一次怪。

叶修可是从来不做无用功的。

不管哪个世界的叶修都好。

 

+++

 

昏暗的房间,惨白的床单,吱呀吱呀的摇晃声。散落一地的衣物,隐约可见数字1和3的外套交叠着,如同床丨上肢丨体痴缠难分难解的两人。

喘息呻丨吟和肉丨体撞击声此起彼伏,只有让人血脉贲张的疯狂。

底下那人原本白得晃眼的大丨腿已被按丨压得发红,无力地盘在另一人腰上,随着对方的冲撞而不断发丨颤。两人相连的地方有些模糊,看不真切,却能清楚听见咕啾咕啾的进出丨水声。

心跳加速。

他觉得自己在做梦,梦见一场春色。

这很正常,他也是个二十来岁各方面都发丨育良好,身心健康的青年,偶尔的春梦也是十分正常的。只是他仍感觉到自己脸上在发丨热。

床丨上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他想要别过脸不再偷看,却不由自主地盯着下方那人的身丨体,对方压抑着的呻丨吟让他口干舌燥,似乎与那人结合的人是自己。

不,这只是个春梦。

他听见那人忽然急促地叫了一声,像是被顶丨弄到更舒服的地方,接着又是细碎无尽的哀求。

“慢……慢点嗯……”

是叶修。

他认得这个声音。

该醒了。太不应该了。做这样的梦,简直太糟糕了。他唾弃着自己。

他有些惊慌,却听见梦里的叶修用着黏丨腻又温柔的声音喊着。

“……小周……”

心跳暂停——

他终于看清压在叶修身上的人是谁。

那人长了一张周泽楷的脸。

正是他自己。

 

+++

 

“小周?”

周泽楷毫无预警地睁开眼,整个人都快弹了起来,坐在床丨上大口喘着气。

叶修被青年夸张的反应吓了一小跳,他本来坐在房间的一端,感觉到周泽楷周丨身的信息素有些混乱才开口叫一声,没想到对方被他一喊就醒了。

他倒了一杯水,坐到床边递给青年,“喝点水吧。”

周泽楷仍是一副慌张的模样,不敢看他,只低着头接过水杯,“……谢谢。”

“做噩梦了?”叶修视线往下,瞄了眼青年藏在被子下的身丨体,他眼神再好也没有透丨视技能,不过空气里的信息素逃不开他的感知力,“还是……春梦?”

青年的脑袋垂得更低了,看不见脸,叶修只能看到对方耳朵尖都红透了。

“对……对不起……”

叶修看到周泽楷握着水杯的手都有些发丨抖,挑眉问道:“对不起什么?”

周泽楷说不出来。

他正陷入既纠结又羞愧的情绪里,甚至自我嫌弃着。他梦到了许多事情,但最后一个场景让他太过印象深刻,以至于手足无措。那样清晰的画面,真切的感受,不像是梦境,倒像是现实。

那个世界的他和叶修不是这种关系。以前是对手,现在是队友,是前后辈,是荣耀同好,是见面能握手微笑而非拥丨抱的关系。

所以这一定是梦。

而梦到和叶修丨发丨生丨关丨系的自己,真的是,太过于糟糕了。

周泽楷有些控丨制不住,有什么滴落到水杯里,溅起了很小,很小的水花。

叶修伸出手,握住后辈发丨抖的双手。

没有能共鸣的信息素,周泽楷封闭了自己。他抬起青年的脸,周泽楷没料到叶修会突然对自己动手,眼泪来不及擦掉,就那样对上了叶修平静的脸。

没有任何的责怪,平静又温和的眼神,还有些担忧。这样的叶修和他梦里的重合在一起,对比强烈得他眼眶发红。

叶修太温柔了。不管哪个世界的叶修都一样。

这让周泽楷越发觉得难受。

“不要关闭信息素。”叶修轻声说着,指腹在青年脸上摩挲,擦掉对方的泪水,“让我帮你。”

哨兵负丨面情绪太重,还对向导关闭信息素的话,只会让前者加速精神崩溃的节奏。叶修不知道周泽楷到底梦到了什么,他也不想去探究对方的秘密,只是看不得对方这么消沉。何况这样的消沉严重了会让哨兵产生自丨残行为,都已经撞到脑袋失忆了,他总不能看着后辈做傻事。

不知不觉间,他似乎把周泽楷当做自己的责任了。大概是因为失忆了的周泽楷呆呆的,给他一种“他是我熟悉的小周”的错觉。叶修在心底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笑谁。

“梦到我了?”叶修猜测着。

是你又不是你,周泽楷想着,无法解释另一个世界的叶修和自己,只好模糊地回应,“……嗯。”

“小周,雪晶对你的精神影响比我想象中严重多了,它放大了你的负丨面情绪。”叶修一边说,一边尝试再度与周泽楷产生精神链接,“这种梦是很正常的……对你来说,现在的我是向导,会有欲丨望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觉得愧疚,也不要觉得难受,明白吗?”

“正常的?”

“嗯,和我精神标记一下,你就会好受些。”

周泽楷感觉到叶修的力量从他们相握的手上传来,唇上也传来叶修的体温。叶修的吻很轻,如同长辈对惊慌幼孩的安慰,不带一丝欲丨望。周泽楷回应着,温柔地,小心翼翼地。

交换了数不清的亲丨吻,叶修才重新感知到周泽楷的信息素。

总算解决一个问题了。

叶修松了口气。

至于第二个问题……

叶修看向房门,又瞄了瞄青年的下丨半丨身,“剩下的你自己可以解决吧?我出去下?”

周泽楷先是有点呆呆地看叶修,然后跟着叶修的视线看向自己,意识到叶修的意思就红着脸拼命点头。

叶修瞧着害羞的后辈,不由得轻声笑了笑。他揉了把周泽楷的脑袋,才起身离开。

周泽楷躺回床丨上。

他们不在逼仄阴暗的风雪矿洞了,看样子似乎是一家旅馆,和另一个世界完全不一样的房间,他们做着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

只有这份感情和梦里一样。

青年握住了自己的欲丨望。

这不只是哨兵对向导的精神渴望。

源自于他本身的欲念,才是啃噬他灵魂的凶手。

叶修不知道。

他想要他,不是以哨兵身份,而是以周泽楷本人。



TBC



#现实世界线的外套数字来自官方国际赛图,大家懂哒(*´▽`*)老叶1小周3(说出来就没意思啦煞笔(你已经说出来啦


评论(13)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