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书

我曾惊鸿一瞥这个世界的奇迹,它悄无声息,写着你的名字。

【全职高手】【周叶】Marvelous 5 (哨兵向导paro)

5.

 

列屏群山内荒无人烟,只有动物们悠然自得。

周泽楷抓着崖边的青藤,脚往山体一蹬,飞快又稳妥地降至半山处,一落到那凸起的大岩块便敞开怀抱,把收集到的野果一股脑放到坐在岩块边的青年身旁。

山涧的能量在汇聚,普通人类看不见的,哨兵和向导能看见。如烟如雾却发着光,正缓慢地、有规律地,萦绕在他们附近。也许要几天,也许不用很久,列屏群山这里会出现叶修寻找的奇境,在奇境过后,由奇境能量而生的稀有怪物——影子军师才会诞生。

如果是以前的周泽楷,在得知影子军师可能出现的地点,肯定第一时间给轮回发去他们俩的坐标。

叶修盯着擦拭果子的周泽楷,后者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动作也有些僵硬,不过还是把果子擦干净了,递给叶修。叶修接过来,没有直接吃反而在手上转了转,又瞧着青年一会儿才一口咬上去。周泽楷看叶修吃了果子,悄悄松了口气。

他们已经离开列屏群山区域的主城范围,这一连绵不绝的广袤山区位于荣耀大陆最北端,人们主要还是居住在千山城这个主城里,所以越是远离主城的山间越无人息。被周泽楷惊飞的小鸟儿胆子也十分大,慢慢地又落到了两人附近的藤蔓上。

“小周啊。”

叶修突然开口叫道,吓跑了蹦蹦跳跳准备啄他身旁果子的鸟儿。

被点名的青年立刻顿了顿,就差做出严肃端坐的姿势了。叶修看着,轻声笑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紧张?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啊……”

“……不是。”周泽楷握了握拳头,有些着急,“叶修前辈我……”

叶修的笑意消失了,他没什么表情地瞅着青年。等了一会儿,见青年还是说不出后面的话来,只是一副脸红红的模样,便慢悠悠地说道:“你叫我叶修啊……”

叶修说着随手拿起地上的果子,往自己身上擦擦的时候,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行行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早上的事儿谁也不想的,你饿不饿,吃个果子吧。”

这些小动作如果不仔细留意的话根本察觉不了,不过在一直注视着他的周泽楷眼里,叶修的每一个行动都会被放大,被发现,被记住。兴许是因为周泽楷现在仍旧对叶修抱有十分歉意的缘故,在周泽楷看来,也许叶修还是觉得和自己相处有些尴尬,所以才会这样。

叶修看似随意地擦了擦果子,也和周泽楷对他做的那样,把果子递给了对方。周泽楷轻轻咬着唇,接住了似乎表示“咱俩没事儿”的友谊之果。

虽然轮回王牌不是很希望他们之间“没事儿”。

周泽楷吸收了雪晶能量之后,几乎沉睡了一天,叶修也不可能把他丢下。幸好这世界的风雪矿洞和荣耀游戏里的地形一样,他背着周泽楷躲过矮人族,从矿洞里出来直接去了千山城,找了间比较好的旅馆,把周泽楷搁床上让对方“自由生长”。

轮回的首席哨兵,身上自然有值钱的东西,不说别的,单是金币就有一袋。叶修拿了一些金币付了住宿费,给青年换了身干净没血迹的衣裳。他原本想着把周泽楷搁主城里,再不留痕迹地给轮回公会发个消息通知下,他们的“睡美人”在千山城好赶紧来领人之类的,却在青年身上摸到一枚铜币,让他打消了就那样离开的想法。

就是这枚铜币指引着周泽楷,找到他。

上面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已经趋近于无,叶修不由得有些想笑。被传送到奥玛尔小镇时,几乎是个穷光蛋的他被一间小破烂酒馆的酒保好心收留,在离开时把身上唯一的钱币放到对方口袋里,权当做感谢。那时的他已经被灌输了这个世界大部分知识,抹去铜币上气息的手段当然不会陌生,所以一路上都没有什么哨兵能发现他。

除了周泽楷。

凭着一枚几乎没有信息素遗留的铜币就找到他,真不知该说是后辈感知力特别厉害,还是性子特别执拗好。这让叶修想笑,然后又有些说不上来的心酸感。那股执着劲儿,让他像是看到了原来世界的周泽楷,是个有着强大天赋却依旧沉默坚定地追求着荣耀,从来不骄傲自满的乖巧后辈。当然也可能只是没在他面前表露而已,不过这样的周泽楷,平心而论,叶修是很欣赏的,荣耀打得好的,他都欣赏。

也许有些移情作用吧,叶修决定好人做到底,等这个“周泽楷”醒来确定没事再走。

之后周泽楷做“噩梦”醒来,叶修和对方交换亲吻,完全就是顺势而为。引导哨兵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需要接吻,只是他看到青年难过的样子,也不知怎么的,下意识就亲了过去。

这可不太妙。

果然长着一样的脸有点糟,有时候连过分清醒的他都不能避免错认。

这么想的话,倒像是叶修也对原来世界的青年有想法似的。

只能怪这个世界的奇妙规则吧。

哨兵与向导天生的互相吸引力,让叶修和青年亲吻之后也被对方的信息素带得有些动情,但他没有让情况失控,适时地离开好让青年有足够时间冷静。也许这个世界的“叶秋”和对方的关系不清不楚,可现在在这具身体里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他,那么他和周泽楷还是别有“关系”的好。毕竟,他最终是要回去原来世界的。

就算要有关系,也该是和另一个世界的周泽楷才对。

叶修可以轻易把自己抽离出去,周泽楷则没有对方那么游刃有余。

睡了一觉,周泽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和刚来时不同,有些记忆像潮水一样淹没着他,先想起来的是战斗本能,以及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那都和斗神叶秋有关。

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来一直喜欢着他的叶秋前辈啊。周泽楷想。

当叶修要前往列屏山涧时,他遵从身体的意愿,主动跟随了。叶修没有对此说什么,也没有特意甩开他独自前行,这让他很高兴,为这个世界的周泽楷高兴。

至于他自己那个春意盎然的梦,就搁浅在心里好了。

荣耀奇境出现的地方能量特别充沛,列屏群山一面荒芜一面葱郁,本身就可以算是自然奇景,这会儿他们两个守着的这一面山崖边有着大大小小突起的岩块,叶修选的位置恰好是这片群山的中部,以哨兵超常的视觉足以观察到山下及山上的能量汇聚情况。

这个地方是叶修梦见的。

现在的他同时拥有着哨兵与向导的能力,顶级向导会几率出现预知未来的能力,叶修就是这几率里的人。也亏得是他,换做其他人梦见这些片段,不一定能立刻反应过来是哪里。类比到原来世界的荣耀里,列屏群山是75级新地图,虽说没他那么熟悉网游部分,但是新地图的话他身旁的青年应该也能迅速反应过来。叶修想着偏过脑袋看周泽楷,蓦地又想起这会儿不是在原来的世界。

身边的青年,也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周泽楷。

只是,这家伙有些奇怪。

叶修咔嚓咔嚓吃完了果子,手指在剩下的红色浆果上点了点,沾上了未干的水珠。山涧下有溪流,这些果子不是带的露水,何况现在也不是早上了,只能是周泽楷清洗过。这个世界没有那么讲究,水源不算是特别普及的资源,这里的人们更习惯于直接进食。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

“小周,这果子你记得叫什么吗?”叶修摘下一颗浆果,放手心里滚了两滚,晶莹得像红宝石,“你怎么知道它能吃?”

周泽楷本来心情复杂地低头,在吃着叶修递给他的果子,闻言有些疑惑地看向叶修。

“红醋栗?”

周泽楷以为叶修不认识这种果子,他想了想觉得也是,又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小时候常被外婆灌红醋栗汁,就跟着摘下一颗,准备吃掉它来展示给叶修看这是无毒的。叶修的动作却比他还要快,在他即将吞掉那果子的瞬间,一掌劈了下来,直接打得他背脊胸腔都发疼,浆果也就没有吃下去,咳嗽着吐了出来。

叶修这是发狠了打,虽然不是全力,至少也有五成力量了。哨兵打人比常人都要疼得多,更何况周泽楷现在也是个哨兵,感知力这么强疼痛感也会被放大。不管哪个世界的周泽楷都没被这样打过,原来世界不会有人打他,这个世界少有人打得过他。

只是他对叶修,一直都不设防,因而这攻击根本就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所以当他咳嗽着还未能找回呼吸节奏,重新看向叶修时就是一副非常,非常难过的模样。他反应很快,所以没有错过叶修脸上稍瞬即逝的神情。

那似乎该叫做生气。

周泽楷纳闷了。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前辈生气了,眼神就更加伤心了。

“小周。”叶修凝视着他,有些认真又有些恼火,“这个世界没有红醋栗。”

 

+++

 

周泽楷靠着山崖壁,有些打瞌睡。

叶修在他一个身位的前方,依然在盯梢着远处。

入夜了的列屏群山比白天更加寂静,幸而有一轮明月,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良好的视力让周泽楷看得很清晰,不管是山涧下夜行的动物,还是叶修映着月光的侧脸。

好看得让他有些不舍得眨眼。

叶修一巴掌呼噜了过来,看着力气很大实际轻得很,覆在了青年的眼睛上。

“你不睡就换我睡了。”叶修说。

周泽楷拉下他前辈的手,“一起?”

“……”

这脸上的期待会不会太明显了点?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说穿彼此身份这事儿是不是干得有点太早了。

拜这身体原始记忆所赐,叶修获得这世界绝大部分生物的有关知识,包括荣耀大陆上常见及罕见的动植物。周泽楷在山涧里找到的红浆果不是另个世界的红醋栗,虽然两者长得很像,但在这个世界的“红醋栗”可不是什么香甜可口的小果子,那是一种叫做血棘虫的伪·植物、真·动物。它们的原体在足够能量刺激下会迅速发育成熟,脱离母体后伪装成浆果,等待被人类吞食的机会,一旦进入人体便会立即融化成极为细微的血虫,将所寄生的人类生命力转化至母体,等寄生体死亡它们便会自我分解成原体沉睡。

哨兵误食血棘虫不至于像普通人类那样痛苦,但也不好受,可以通过圣职系属性的哨兵或向导进行治疗逼出虫体。叶修很少会生气,可是看到周泽楷毫无防备地要吃掉那“果子”,一股莫名的怒气便涌上心头,而怒气消退的后怕更是让他心里百感交集。

知识的不对等导致意外的可能,叶修狠狠教育了一番对这个世界了解几乎空白的后辈。也是因此才确定了眼前的周泽楷和他一样,是从原来的世界穿越而来。生活习惯不一定能说明什么,虽然叶修是从这些小细节开始怀疑的。周泽楷对他称呼的改变加深了这种怀疑,红醋栗这个不存在于此世界的名字更能肯定周泽楷不是失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觉得当他问周泽楷“你从第几赛季来的?打国际赛了没?”时,对方几乎激动得要跳起来。之后的坦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周泽楷态度的变化也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等等,不再小心翼翼保持距离而是一副“我们关系很好”的样子这是哪门子的理?

叶修也有些搞不懂后辈的想法。

手被牢牢握着,周泽楷的掌心很暖,大概跟他是神枪手有关,火系的哨兵大多充满着让人觉得温暖的信息素。叶修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任由后辈紧握,“是不是还很疼?”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一动不动看着他。

血棘虫没能进入到他体内,那是因为叶修的攻击带着君莫笑的力量,在一开始就阻止了它的激活,当然在周泽楷肉体上就表现成被痛殴了一顿。抚慰哨兵疼痛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和向导身体接触,不过是牵个手,叶修也就听之任之了。

特别是现在他们两个都清楚,彼此是来自同一个世界。

这种“他乡遇故知”的情绪感染着叶修,让他不自觉放纵了后辈的行为。

青年静静凝望着他,仿佛入定了似的,叶修和青年对视得太久,久到他潜意识都觉得不妥,眼睛一眨想要移开视线的时候,青年手一沉就把人往自己身上拉近。

唇碰着唇,没有过分激烈地啃咬,只是轻微地描摹着明晰又柔软的唇线,彼此的津液很自然地交换着,吞咽的水声与山间微弱的风声一同和着暧昧不明的旋律。

叶修没有拒绝这个吻,因为这实在是挺舒服的?

不狂暴的哨兵分享给他的信息素很温柔,温柔得近乎怜惜,让他有种青年不仅仅是因为哨兵本能才亲吻自己的错觉。

他捏了捏后辈的手心,分开了逐渐升温的彼此,嘴角一抹笑消失得比光影还快,“好了,现在不疼了吧。”

周泽楷有些发呆,愣愣地点了点头。

他的确因为身上的疼痛有些难以入睡,在和叶修接吻后疼痛感消失了许多,至少不会再让他难以忍受。他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规律,似乎只要和叶修接触,他就浑身都舒服透了的样子。叶修跟他解释过,这是这个世界哨兵与向导的本能,让他不要有心理负担。

他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本来就是他想要做的。

只是叶修不明白这一点。

如果是之前,他以为自己能获得叶修的温柔对待,是因为他用了这个世界的周泽楷身份,这让他有些患得患失的心情。那么现在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对他的友善,对他的温柔,全都与这个世界的身份无关,只因为他本人而已。

他忍不住想,如果回到原来的世界,他的叶修前辈是否会允许自己如此地亲近。

神乎其神的异世界,点燃了他深埋在心底的感情苗头,那火以燎原之势迅速占据了他的身心。

思维有些跳跃,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看到过兴欣粉丝写的口号,不由得笑了起来——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而他的火,叫叶修。

 



TBC


*:改自毛爷爷著名语录,你懂我懂大家懂(。

PS:非常感谢前面的留言,怂怂的我每章留言都有看的,谢谢不嫌弃的姑凉们(抱拳mua

其实应该没啥人还在追这篇坑了吧蛤蛤蛤(干笑……


听了GNs的建议,加了文名《Marvelous》的tag(*´▽`*)

评论(30)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