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书

我曾惊鸿一瞥这个世界的奇迹,它悄无声息,写着你的名字。

【全职高手】【周叶】Marvelous 6 (哨兵向导paro)

6.

 

周泽楷突如其来的笑容闪了叶修一脸。

叶修无奈了,他熬夜是已经习惯了,所以才和青年说好前半夜由他来守,这会儿看人明明就有了困意却不肯睡,简直又好笑又好气。

“小周,你不要仗着我对你和颜悦色就得寸进尺啊。”叶修收回自己被握住的手,召出他的雪豹,“你知道我打你可是从来不手下留情。”

“我知道。”周泽楷认同道。

叶修挑眉。青年手心浮现着轮回徽记,黑豹几乎跟着雪豹同时出现。

“一起。”周泽楷注视着叶修,那视线从最初就没离开过叶修。

跟之前后辈握着他手说的那句不差一个字,叶修微愣,有些晒然。

是他自己想歪了。

这个世界的周泽楷对他有欲望,不代表原来世界的周泽楷也是。

对呀,打荣耀的轮回队长怎么说也不可能对他有那种想法的。

不是风吹幡动,是你的心在动。

即使叶修不是个唯心主义者,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小周啊小周,状态不佳的你还想着跟我一起去?”叶修揉了把雪豹的下巴,它得令往周泽楷身边移动,“乖乖在这当好你的哨兵。”

周泽楷比叶修更接近崖边青藤,他抿着唇抓住藤蔓,说道:“你也一样。”

叶修的精神力并未全部恢复,如果说周泽楷因为强打精神而状态不佳的话,叶修也是一样的处境。此时如果让叶修单独行动,周泽楷不放心。

如同叶修不放心周泽楷自己一个人那般。

叶修看着后辈的眼睛,比夜色还深的瞳仁像是有魔力,看久了会让人沉沦不自拔。他笑了笑,有些自嘲地摇头,呢喃了一句:“稍微有点厉害啊……”

周泽楷没听明白叶修的感慨,他只知道不能让叶修单独去探查。血棘虫在荣耀大陆上是很罕见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需要大量能量才能激活,奇境可以提供足够能量,所以它们如果出现,那几乎都预示着附近将会有奇境。只是这虫子已经很多年没出现野生原体,对寄生科怪物不熟悉的年轻哨兵与向导们,即使看见也不一定能分辨出这是浆果还是怪物。当然了,在荣耀塔里认真学习的例外。

既然野生原体少见,周泽楷就猜到叶修会有所行动。他们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叶修预见到奇境地点,奇境之后的特殊怪物自然会引起公会注意,届时将会有许多人奔赴这里猎杀怪物,而血棘虫寄生对象不分普通人或是特殊人类,那样的话对大部分人群来说,就有些危险了。

也许是哨兵的使命感,周泽楷做不到坐视不理,他相信,叶修也一样。

叶修召唤出雪豹,原意是想留个看守在周泽楷身边,青年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太少,他可不想再出现白天的情况,能护一时是一时吧。

叶修伸出手,指尖几乎要碰到青年的脸。周泽楷有些紧张,叶修自他俩身份说破后就没再主动接近过他,少有的触碰也是他先开始。他以为叶修要摸他的脸,没想到对方的手最后轨迹一变,手心拟态出忍刀大小的武器,依然是千机伞模样的刀刃直直插入到他脸旁的山体。

“我上去不一定要用青藤。”叶修朝青年笑了笑,让蹭着周泽楷的雪豹消失,“你这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

那更好,不让你省心,就能一直在你心上。

周泽楷暗暗地有些得意,没意识到自己这想法其实满是孩子气。

见叶修没有不让自己跟着的意思,他也很麻利地召回了黑豹,精神向导原本就是对精神向导的,黑豹缠着雪豹就像是一对伴侣。他明白,叶修想让自己留下休息是好意,只是比起接受这份好意,他更希望可以看着叶修。

至少,叶修涉险的时候他能伸出援手。

周泽楷白天是在山上寻找野果的,叶修利用千机伞变形的忍刀很快就爬了上去,周泽楷紧随其后。深夜的列屏群山有着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感觉,单凭视觉很难辨认出白天的行迹。周泽楷重新召唤出黑豹,在寻找主人信息素方面,精神向导远比人类要快得多。

叶修打开了自己的信息管道,顶级向导能以一对多模式梳理哨兵的信息素,精神力稍欠的他现在也无力处理太多信息素,除了周泽楷的,暂时还能多一个别人。

当真的接收到另外的哨兵信息素时,叶修心中一沉,脸上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周泽楷见过的血棘虫子体已经不见了,他轻皱着眉头蹲下身来仔细检查周边,发现了一层灰烬。他看向身后的叶修,“前辈……”

叶修毫不意外,这种狡猾的怪物一旦寄生失败就会自毁来保住母体,那些没被周泽楷吃下的“浆果”在叶修注入精神力时就露出了原形,变成红色小虫子弹动了两下就直接化了灰。伪装成植物的子体应该也不例外。

“没寄生的子体不会离开母体太远,它们没那么多能量建立太远的链接。”叶修唤出自己的雪豹,让它舔了舔周泽楷的手背,“以这里为圆心,我们分开去找找看。”

周泽楷犹豫着没有点头。

“叶修前辈……”青年干净又透彻的眼睛看着叶修,很肯定地说道,“有事……没说。”

叶修眼看着后辈明亮亮的眼神在自己的沉默下变得黯淡,心情也随着对方的神情而微妙变化着,好似对方难受,他比他更难受那样。

“真应该把你敲晕扔岩块那里……”叶修迎着对方的目光,小声说道,“附近有别的哨兵,不过信息素很弱,你的信息素太霸道,如果接近可能会引起对方敌意,我们俩分开行动会好些。”

周泽楷的眼神像是有什么开关,咻地一下又变得亮亮的,“……不想分开。”

叶修差点就要捂住胸口,来抵挡那份仿佛一枪穿心的悸动。

但他只是握紧了千机伞,不去想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

有些话,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叶修垂下眼眸,回了一句:“好。”

他妥协了,让青年跟在身边。想让对方远离不知名哨兵信息,不想让对方参与到可能的战斗中,不知不觉把对方当成了需要自己保护的对象。叶修反省着自己,这不应该,即使是原来世界的周泽楷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当一个人的安危比自己的安危还重要时,有些感情便开始了。

千算万算,却从没想过自己会栽在这里,栽到这人身上。

按下心底微微酸涩的情绪,叶修轻叹了口气。

青年以为叶修在担心自己对哨兵能力使用不熟悉,虽然他没有得到这具身体全部的记忆,战斗本能却是早已觉醒的,平常的哨兵不是他对手,就算有敌意来袭他也能保护叶修。

“前辈,我保护你。”周泽楷转动着双枪,认真道:“君莫笑……休息一下。”

“那敢情好啊,有枪王保护,哥以后就指望你了。”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的确心情很好,意识到自己对人有意思之后,想要触碰青年的念头根本就不经大脑,直接反映在身体上。而这些正常的肢体接触不会让人误会,既表示了他们友好的相处关系又刚好满足了他不为人知的想法。

很好,不错,就这样吧。叶修想。

周泽楷被叶修这么一调笑,那张俊脸立马就红了起来,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叶修乐了,他发现自己特别爱看周泽楷这模样,有话说不出来但又一直眼神发光地看着你,特别可爱。

要没救了。

居然觉得一个比自己还高大的男人可爱,这真的是没救了。好在他也不打算自救。

叶修为了让另一个哨兵信息素放松警戒,用向导的信息素全面掩盖住自身的哨兵信息素,除非像一枪穿云这种等级的,不然普通哨兵是发现不了君莫笑原来是哨兵向导一体。

周泽楷不愿单独行动,也没关系,这个世界哨兵与向导结伴而行,就算对方察觉到周泽楷的信息素,有叶修的从中调解,应该不至于一来就攻击上。

一般来说,别的哨兵出现不会让叶修这么警觉。只是现在这地点,这时间,就有些诡异了。血棘虫野生原体极其罕见,但他知道在这片大陆上,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人都有——野生原体少见,那就自己培育吧。这样的人,自然也有。叶修有个不好的预感,这怕不是野生的血棘虫。

有什么爬过树丛。

叶修眯起眼,同一时刻一枪穿云朝他们四周开启了乱射,子弹飞舞着全数击中绕他们一圈的灰色藤蔓,被射伤的藤蔓瞬间就化作了灰烬。这些还未长出“浆果”的子体只能化作纠缠的带刺藤蔓,随着他们的一步步逼近而撤退

一枪穿云的信息素没有引起未知哨兵的反应,反而是血棘虫受到了强烈刺激。

要是白天周泽楷看到的是这样状态的野果,那是绝对不会去摘的。

血棘虫子体反应越剧烈,就证明他们越接近母体。

周泽楷主攻,叶修也没落下,他的雪豹掩护着黑豹从另一个方向接近,防御意识墙包围着精神向导们,踩过血棘虫子体攻击范围。

等他们见到成千上万条藤蔓包裹着的如树状的巨型血棘虫母体,还能保持攻击状态的子体已经所剩无几。寄生科怪物本身的物理防御就不会太高,一枪穿云的身为最强攻坚手之一,破开这些阻碍绰绰有余。

叶修阻止了周泽楷的动作。

他可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个未知哨兵对一枪穿云毫无反应,因为对方根本就不在这里,存在的是带有那人信息素标记的血棘虫母体。在母体未觉醒前以精神力和血肉喂养,能培育出忠于特殊人类的血棘虫,待母体成熟散出子体,再从寄生体身上汲取的能量就会全部回传,集中到血棘虫的主人身上。

这个场景,叶修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应该是这具身体的记忆,只是还没来得及灌输给他,才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杀掉?”周泽楷问。

“不用你亲自动手。”叶修精神控制着雪豹接近母体,示意周泽楷也学他,只让精神向导进入可攻击范围,“让你家小黑杀。”

虽然不记得了,叶修仍对过于接近血棘虫母体有不好的感觉。

黑豹猛地往前一扑,利爪按住毫无抵抗力的血棘虫母体,尖牙将之撕开两半,同一瞬间雪豹将意识墙细化包裹住黑豹每一个地方,细至牙齿利刃。在母体被撕碎的那刻,它的内部突然膨胀了起来,几乎跟着黑豹攻击的速度,毫无预警地爆裂开。

叶修撑开千机伞,旋转着挡在他和周泽楷前方。

跟着千机伞展开的是属于向导能力的精神屏障,这一防御将血棘虫最后自爆的影响降到了最低。这个血棘虫已经吸取过太多能量,才会有这么大的体型,因此它的自爆范围也十分庞大。叶修他们不能离可攻击的精神向导太遥远,这个距离是可控的最远距离,剩下的就靠他的向导能力解决了。

周泽楷在伞下看叶修都是吃惊的表情。

“前辈你……早就知道了?”

叶修转动了一会儿千机伞,看了看伞面被腐蚀的部位,露出心疼的表情。

“嗯,猜到。”

血棘虫自爆的残留物属性不定,可以根据被附着的生物特性而变。靠吸取生命力而活的怪物再好的属性也带着邪气,叶修不会让周泽楷沾染上任何一点的,当然他自己也不会沾上,至于千机伞,可以用精神力修复。

同理被残留物溅了一身的雪豹。

雪豹也没那么傻,给黑豹保护的同时对自己的基本防御还是有的,它甩了甩身上黑红交杂的秽物,灼伤已被很大程度地化解。物随主人形,雪豹也能自理精神力,它现在被污染了,在外面待一阵子,自我净化好了就能重新回到主人的精神世界里。

倒是黑豹不停地想要舔掉它身上的脏东西让它有些烦躁。

烦得它拔腿就跑。黑豹咻咻咻地跟着追过去。

叶修向母体残留物中心投掷了一个火机,紧随而至热感飞弹照亮了他和周泽楷的脸。照得后者的脸光影变化着,似乎表情复杂。

精神向导是和哨兵向导们息息相连的化身,受到伤害的话会一并反射回主人身上。黑豹主攻,周泽楷没有问题,但是雪豹从头到尾保护得让它毫发无伤,这让周泽楷心里不得劲。

非常不得劲。

叶修本身的精神力就没完全复原,让雪豹承受了大部分血棘虫自爆的伤害,反射回叶修身上的精神力伤害又该怎么办呢?他们不是结合的哨兵向导,没有这样的。

就算他们结合,他也不想让叶修这样。

不舍得。

“叶修。”

叶修瞅着飞弹的火光越来越弱,想往那边走,听得青年叫他便停下脚步看对方,“嗯?”

“为什么?”周泽楷问,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

但他觉得必须要问。他不是感情迟钝到丧心病狂的那种人,叶修对他的保护欲已经超过一般的前后辈了。像是有什么在挠着他,挠得心脏都有些不受控制地颤动着。

他一向是个脚踏实地,有理想就会去行动的人,这一刻却在祈祷自己幻想成真。

近乡情怯是人之常情,再有魄力的枪王也会有害怕的东西。

因为担心叶修反感,害怕叶修厌恶,他想过细水长流,以微风熏人的模式进驻叶修的生活,让叶修习惯才能有后来。

然而,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叶修其实不如他想象中那般抗拒他呢?

会不会有一天能发现,他的前辈,其实和他抱有同样的心情?

这些念头异想天开地挤进心里,敲打着心室,让他忍不住捉住了叶修的手。

 “当然是因为我不舍得啊。”

叶修轻轻回握他的手,笑着说道。

一瞬间,周泽楷的世界都亮了。

所有的光,都汇在了眼前。



TBC



评论(42)

热度(205)